幻灯二
幻灯一
《细说三国》二九、费祎 -- 细说三国
细说三国 >> 《细说三国》二九、费祎

《细说三国》二九、费祎

作者:佚名    阅读:282

时间:2019-10-27 22:15:35

  费祎的才具,不及蒋琬,却好过董允及其他的人物。蒋琬在有生之年,以费祎为第一替手;蒋琬死后,这大梁便轮到费祎来挑。

  费祎也总算是挑得不太吃力。他从延熙九年挑起,挑到延熙十六年自己被魏方来的降人郭修一刀杀死。六年之间,不曾出过什么乱子。

  对魏方,费祎奉行了蒋琬的守势政策,想绝对不攻。但是,姜维一定要攻。他就尽量抑制姜维,不给姜维以足够的兵力,至多拨给姜维一万人。他向姜维说,“丞相(诸葛亮)都平定不了中原,何况我们?”

  费祎可说是蒋琬的信徒,却不是诸葛亮遗志的执行者。他甚至并未了解什么叫做“以攻为守”。我对他,实在难有好感。

  但是,为什么我在上一章里面对蒋琬颇表同情呢?我的理由是:蒋琬执政于诸葛亮连年用兵,国力颇为亏损以后。又遇到杨仪与魏延互斗的不幸事件,不得不暂时休养生患。

  费祎在建兴十三年接任尚书令,在延熙六年接任大将军,与卫将军姜维“共录尚书事”,于延熙七年左右又兼了蒋琬坚持要一并让给他作的益州刺史。没有等到蒋琬去世,他在事实上已经总揽军政。他有机会把蒋琬所蓄积的国力,在延熙九年以后

  善加运用,不应该一味地守,更不应该抑制姜维。

  《孙子兵法》上,有这么一句话:“守则不足,攻则有余。”有些人把它解释为“兵力不足的时候,就守;兵力有余的时候,才攻。”

  我以为这样解释,失掉孙子的原意。孙子的原意是:“老是守,越守就兵力越不足;倘若敢攻,攻了,就会发觉兵力很够用。”

  这个道理,并不难懂,守的一方,是被动,不能预测敌人向我方那一点进行攻击,因此而不能不处处设防。于是,“备多则力分”。反过来说,我倘若敢攻,而且抢先去攻,只须集中相当力量,专攻敌人的某一地点,就不会感觉自己的兵力不够。

  也许有些人,会向我说:“你主张攻,固然很好。倘若攻得不成功,败了下来,岂不是连带地把老本钱也输掉了?”

  我的回答是:老本钱是输不完的。分出一大部分主力去攻,并不等于把全部兵力放在第一线。后方留下了相当的兵力,就不会因前方的攻势顿挫而一败不可收拾。

  我在几十年前,曾经看到一部《围棋兵法十三篇》。其中有一句话我至今不忘:“宁输十子,不失一先”。“先”这个字,太重要了。

  再进一步来说,打得越勤,才扎得越稳。王夫之批评北宋
[全文查看]

下一页尾页
到第

第1/总2页/1352字
下载TXT文章,收藏文章,推荐给友友

对该文章点评:
[上一章]《细说三国》二八、蒋琬
[下一章]《细说三国》三○、从董允到樊建
当前在线用户:138
  6-15 5:22 星期二